少妇是极品 - 站

发布时间:2019-04-21 |分类:性爱技巧 |成人小说


 (一)

  林苡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为什么?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难道现在就真的没有可以一生相依的感情了吗?』看起来她是遇到了一些什么问题了。

  林苡,女,三十许人,长相也还可以,细眉杏眼的,鼻子小巧,嘴唇稍有点厚,可是她却有一双自己也为之自豪的长腿,别看她个子不高,可是那双长腿却超过应有的比例。让人看起来惊心动魄的,而且相反的却有一对小巧玲珑的脚,那种反差足以吸引到单位里那些眼花花的男同事的目光了。

  平时林苡也是有些开心的,心里带着几分窃喜,有意高昂着头把自己的身段显露得更挺拔的在他们面前走过,享受着那种火热目光上下扫射的感觉。那个时候还真的可以为自己添一些性奋哪!

  可是事情总是会有变化。原来林苡和丈夫在这个单位一起工作,平时是没有觉得有什么的,可是林苡自己不太满意生活啦、家庭经济啦等等吧,几番撺掇自己的丈夫李明辞职,理由就是李明一身好技术,在这个国营的单位真是浪费了。

  事情本来是很顺利了,李明人本分、老实,在业内也有好名声,没有费多大的劲就到了新的集体公司吧!其实也就是个人开办的公司里工作了,而且还是一个分厂的负责人。

  林苡的世界就发生了天大的变化,经济上的宽裕让她很是感觉美好的一些日子。可是人们总是说事情有好有坏的,很快她就发现李明开始不着家了,总是忙啊忙的。

  现在孩子大了,经济情况也好了,人也会打扮了。虽说再怎么打扮林苡也就一般样子,可是为了自己那成熟、丰满,可以说艳丽的姿态却总是不能让自己的丈夫好好地多陪自己一会儿哪?

  本来人寂寞也就罢了,可是自从林苡在李明的衣领上、口袋内所发现的那些东西就足以让她心丧若死了。没有想到啊!自己那么个直性人,那么个火热脾气却在这个时候发不出来。心里有怒火,有失意,也有担心和怕。自己三十多了,女儿都七岁了,还能怎么样哪?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无法诉说。

  林苡在那里有些自怨自艾的深思,却没有发现坐在对面办公桌那双灼热的眼光。王通其实注意她好久好久了,虽然林苡的长相不能作为吸引他的理由,再加上的那火爆的脾气更是容易让人退避三舍,可是她那撩人的体态、成熟的少妇气质却深深地吸引着他这个还没有结婚的男子。

  一抬头看到王通正盯着自己在看,眼里明明带着几分的调侃和戏谑,心里不禁来气。也许是习惯吧!林苡拿起自己桌角的一块抹布就扔到王通的脸上:「贼眼花花的,看什么看?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王通真是个精明人,就在这句算是气话里听出来些东西:「怎么了?林姐,是不是李哥昨天晚上加班没有让你满意啊?」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林苡才回味过来是什么意思。心里真是有些恼怒了,原因嘛,其实还真是让王通说着了。

  本来昨天晚上自己准备得好好的,毕竟也有三个多星期没有那种生活了。把自己洗得白白的、香喷喷的呈给李明,虽然看起来李明没有什么兴致的样子,可是在一力要求下还是趴到了自己的身上,那感觉真是有点小别胜新婚的味道。

  可是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开灯?又为什么要亲他的脖子?不然也就不会发现那脖子上的痕迹了。以林苡脾气当时就把李明踹到了床下,两口子真刀真枪的干了起来,要不是女儿听到吵骂声揉着睡眼跑过来看是怎么回事儿,怕是整夜也不会安生。

  再后来就是李明到了另一个房间去睡了,可是自己却是再也无法入睡,真的是哭了一夜啊!

  可是说起来那些招式还就是和王通闲聊的时候听来的,当时林苡还骂王通是不要脸来着,可是心里却紧紧地记住了。不怨王通还能怨谁?想到这里,心里有气,手上更是快,抓起桌上的报表就又扔到了王通的脸上:「不要脸!你知道什么?二十七、八了都,还不结婚,就知道天天勾三搭四的不正经!」本来这有些打情骂俏的事儿在于他们俩可以说都是习惯了的,也就打打闹闹什么算了,最多再动动手、嘴上说些荤话,让王通占些口上便宜,而林苡占些手上便宜也就罢了。

  可是今天王通却有别样的心思,看看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人了,别的同事不是有事儿没来,就是无事儿跑到别的科室溜门去了,就站起身来:「别动手啊!是李哥没有伺候好你,又不是我,打我干吗?」一边说着,一边向林苡靠近。

  林苡当然也不能这么就放过他,反正手边有什么就扔点什么过去,再近了就用手去拧,还真的有些解气。王通当然也会反抗,两个你来我往的,王通就把林苡的手攥到了一起扭到林苡的身后了,手小小的,王通一只手就能全握住了。

  林苡的样子有些狼狈了,可是天生的心性让她不会认输:「快放开我!今天老娘要好好教训教训你。」女人毕竟力气小,身子不停地扭动,怎么用力也是无法挣脱双手被限制的境况,当然更不会注意到王通那双眼睛死死地盯在自己高高挺起的胸脯上。

  王通觉得有些站不住了,而且也不想站了,顺着林苡用力的方向,他坐到了林苡的座位上,同时也稍一使劲带着林苡坐到了他的腿上。当时林苡心里觉得有些不妥,这个姿势太过于暧昧了,整个身子已经偎进了王通的怀里,特别是屁股下面坐着的那个慢慢由软到硬、直直的顶进自己臀沟里的东西让她的身子都有些软,就想站起来。

  王通空着的那只手可没有闲着,「啪」的一声击打到了林苡的屁股上,不说王通心里暗爽林苡那结实的屁股,就是对林苡也是个大的刺激。用的劲稍有些大了,林苡觉得痛了,轻叫了一声:「你要死啊?痛死我了!」说完不自觉的屁股用力下压了一下,好像是在报复王通一样。

  很配合地,王通也表现出了有点痛苦的样子。可是林苡哪里知道,那是王通爽的样子了。王通的那个东西因为内裤紧,所以并不是竖立着,而是有些平躺着压在她的屁股底下,林苡的来回压搓就像是在帮王通打手枪一样,怎么可能不爽哪?可是少妇却不知道或者是没有在意,还以为得计,得意地在王通身上来回不停地动,那东西在臀里的摩擦自然也会带给她快感。

  不知什么时候,王通在打了几下林苡的屁股后手没有离开,放在林苡的屁股上面用力抓揉,感受着那结实紧绷的屁股,还有来回揉搓的快感,质感是很强烈的,觉得都想射了。

  林苡眼看着也是不对劲,怎么会样子?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不要脸了?和一个男人能这个样子么?林苡的脸都红了:「快放开我!」话音里明显有了怒气,这个便宜可让王通占大了。听到林苡有些怒气,王通也不敢得寸进尺,松开手。

  林苡忙站了起来,看着王通舒服的样子,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本来心情不好,一不小心又让王通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就算是没有人看到,可心里也觉得亏大了。关键的是自己因为昨天夜里正做到情浓的时候出了状况,到现在还吊在半空,再和王通这一番厮磨,很自然地下身就湿滑了一片,水多得都怕渗出来,可是有心火却发不出来,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王通却是无所谓,这小子二十好几了还不结婚,本身就不是个好鸟,平时也不少占单位那些少妇的便宜,今天也只算是稍稍有点过罢了。林苡平了半天气,想想也就算了,毕竟自己也有错啊!还得意的磨来磨去的。

  王通看着林苡气有些消了,腆着脸凑了过来:「林姐,中午也快到了,到我那儿去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去不去?」林苡有些犹豫了。以前王通也多次邀请林苡去他家吃饭什么的,可是她都没有答应过,可是今天?回家吃?家里不可能有人了,李明肯定不会回家,而女儿放学也会去学屋的。再说自己的心里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看着眼前的人儿,好像就是比平时要顺眼得多,那坏坏的笑怎么就比平时多了点什么东西。不知道怎么的就点头同意了。

  看着王通那惊讶到高兴最后开始欢呼,像个孩子一样的表现,林苡心里更是多了一些什么东西,软软的冒出些头来,轻轻的拨弄着她,让她有些晕眩了,气好像有些跟不上。『刚才累的。』她对自己说。

  等上了王通的那辆破二手普桑,林苡真的后悔了,也真有些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更有些气自己这么孟浪,这么轻易地到一个单身男子的家里吃饭是自己应该做的事儿吗?可是看到王通那兴奋开心的样子,又不好意思说不去。有多久没有人对自己这么重视了?记不清了。

  『其实去去也没有什么事儿了,反正吃完饭就走好了。』少妇这样子安慰自己,为自己打气:『怕什么!王通小那么多,还怕他干什么?』就算这样子,林苡一路上也不想搭理王通的搭讪,沉着脸在那儿想着什么。王通也能沉得住气,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车开得飞快。

  很快,王通的家就到了,锁好车,有些霸道的把还在车边犹豫着的林苡拉上了二楼的家里。

  说实话,单身男人的家里也就那个样子了,王通还真的没有准备想着能把林苡请来作客,就是一个乱。这不,刚请林苡坐下,林苡手一摸就在屁股下面拽出条都不知道多久没洗的内裤来。手捂住鼻子,丢到地上,林苡忙跑到洗手间洗手去了。

  王通也趁机收拾了一下,也就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关键是把些女人的东西收起来。林苡回来以后,仔细地看了看才坐下。经过这番折腾,在路上的那种有些尴尬奇怪的消除了不少,林苡也恢复了几分直爽人的脾气,不客气地指责王通家里乱七八糟的,像个猪圈。

  很随意地,王通靠着林苡坐了下来,根本没有搭腔,嘴里轻声说了句什么。

  林苡有些好奇的头歪了过去想听清楚王通在嘟哝些什么,顺势王通的一只手就绕过去轻拥在了她的肩上:「我说没想到林姐的屁股看起来挺翘,摸起来手感还真好。」脸当时通红了,羞气得也顾不上王通的那只手了,就去拧王通。

  可是王通是什么人,回到自己家里后,他可真的放开了,真是有点我的地盘我作主的感觉。手上一使劲,身子就后倒,连带着林苡就扑到了他的身子上。

  林苡愣住了,瞳孔好像失焦了一般发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想站起来,却被王通一口叼住了嘴。林苡眼睛睁得老大,嘴里呜咽着说着什么,王通才不管她,嘴用劲地狠啜,另一只手更是恨不得把林苡的屁股肉抓下一块来似的,紧紧地把林苡贴在自己的身上,鸡巴立马站了起来,在林苡的小腹上摩擦顶撞着。

  猛力一推,林苡借力爬了起来,手捂着嘴:「你干什么!怎么这样子啊?真不要脸!我得走了。」真的想跑了,林苡现在怕了,再怎么说对李明的不满可也到不了现在这个地步。想到后果,不寒而栗啊!

  王通是不会让她跑了的,忙跟前几步,在背后抱起了她:「林姐别走,陪陪我吧!我喜欢你好久了,真的,陪陪我、」嘴不停地在林苡脖子上来回地亲舔,平时的功课做得好,知道脖子就是林苡的敏感点。

  果然,在挣扎几次无果后,林苡喘着粗气:「王通,放开我。求求你了,我们不能,真的,我们不能啊!」王通没有理会,继续舔尝着她的后颈,手趁着她挣扎抬腿的空儿,伸入了薄薄的丝裙内,隔着内裤直接抠上了林苡的阴户,那里已经湿透了。

  几乎是尖叫一声,林苡的身子一下子软了。王通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般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气,随着王通那只手的动作,林苡瘫倒在了王通的怀里。

  就这个样子,就像是在拖着什么物品一样,王通把林苡弄到卧室床上,一只手按住了林苡的轻微挣脱,另只手就去往下扒林苡的内裤。顾不得什么了,还是先干进去再说。

  「别……等等,」林苡喘着粗气:「我想先洗洗。一身的汗,太难受了。」将信将疑的王通放开了她,林苡忙站起身来,可是看到王通就站在门边上,怕她跑了。进了洗手间里,林苡关上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起了呆:『这样子好吗?

    (二)

  『我可是结了婚的女人啊!不行,我不能,真的不能。可是那感觉真的好舒服,阴户都觉得在燃烧了,实在是太想了。不知道那硬硬的东西插到自己的里边是什么感觉啊?』想到这里,下面又流出水来了。

  『不管了,还是先洗洗吧!让自己清醒一下再说。』脱下衣服,打开淋浴龙头,林苡站到下面冲洗着自己,可是水流也无法带走自己心里的那股子火焰,感觉自己越来越热,头晕晕的,好像是喝了好多酒一样,全身没有一点劲。

  手向下探去,流出的量都能把自己吓一跳。『怎么办?难道就真的只有这样子了吗?』林苡还在那里想,可是她忘记了这是在王通家里,洗浴间的那扇门防得了王通么?

  林苡听到动静,刚转过身来时,就看到王通挺着大鸡巴正对着她站在门口,「你……」只说了一个字,就被王通抢了进来抱在怀里,双手抓住了两个臀瓣上提,林苡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分开了,那根鸡巴熟练地送了进来。

  王通的身子矮了一下,随着林苡的尖叫声,就这样子站着进入到了林苡的身体里面。随着鸡巴猛力地深入,直到最深处,那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地方,林苡的那口长气才吐出来。

  『也就这样了,这种感觉真是好舒服啊!』林苡的心里就只有这个想法了,「啊……太深了……太深了……」嘴里喃喃的叫着。

  王通抽出,只留下个龟头在里面,又猛地顶了进去,直接到底,林苡被顶得差点失去了平衡,身子往后倒,连忙伸手环搂住了王通的脖子才稳住,嘴里娇嗔着:「你就不能轻点,要顶死我呀?」王通感觉这个姿势真是太有味道了,就是自己累了点,有点像是在练蹲马步一样。林苡那稍有些下垂的双乳不断地在碰触摩擦着自己的胸膛,嘴里亲吻着这个别人的老婆,胸口用力地摩擦着她的双乳,同时鸡巴不停顿地进出,头上的淋浴还在流淌着温暖的水流。

  力量在不断加大,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两个人接触的地方也在发出那一声声拍打声。林苡像是受不住了,头放到了王通的脖子边上,嘴里不知道在嘶喊着什么,双手那劲像是要把王通勒死一般,快感在不断地加深和累积。

  终于在王通的呐喊和全力的深入搅拌中在林苡的里面射精了,滚烫的精液浇得林苡全身止不住地颤抖,她也高潮了。

  无力地把林苡放下,王通差点坐到了地上,双腿软绵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坐到马桶上面直喘粗气。还是女人恢复得快,想开了的林苡就像是个贤慧的小媳妇那样,温柔地清洗着刚刚拔出的鸡巴。射精后快感的余韵感再加上林苡轻轻的抹拭,让王通再次叫出声来。

  两个人相拥着、亲吻着,互相帮忙着清洗着对方。林苡用手抠着阴道里的精液,清洗着阴户,一边看着王通那娇艳的神色,完全可以让人忘记她那普通的面容,在这个时候,王通就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艳的女人了。

  很快地,两个人匆匆忙忙的结束了清洗,王通抱着林苡又回到了床上。一次不够,看来王通是想来个梅开二度什么的。

  林苡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王通的温柔,手轻抚上了那因为是仰躺而显得有些平摊下来的乳房,手指捏住乳头向上提,然后松开看着它弹回去,乐此不疲。

  慢慢地乳头硬起来了,张开嘴,含进去吞吐起来,林苡也受不了,轻声呻吟着,身体扭动着。

  王通嘴上不歇啜裹着林苡的乳头,一只手用力握着边上的那只乳房,另只手向下探,经过稍有些松驰凸起的小腹,浓密的阴毛,到了一个火热的地方。林苡大大的呻吟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身子要着起火来了,那只手绝对是有魔力的,就是那么轻轻的揉动就能让她全身一挺,然后就像是要虚脱一般长出口气,软在那里了。

  两根手指抠了进去,里面滑滑的、腻腻的,王通当然知道那些是自己的精液在里面,手指在里面转着圈子的出出入入。林苡几乎是要蜷起来一样弯起身子,双手抓住了那只魔手不让他动,她有些受不了了。

  王通也松开了嘴,手是不会停的,也根本就不理会林苡语无伦次的恳求,更用力和快速的刺激着她,不断加强她的快感。实在是受不了,林苡在一声尖叫中再次高潮了。

  翻过全身软绵绵的林苡,让她面向下趴在床上,王通对她那结实而挺举的屁股有很大的兴趣,舌头在林苡的脖子上舔了几下,引起虚脱的林苡好一阵颤抖。

  然后向下,一点点地舔过光滑的后背、细腰,到了那两座丰丘上。肉还真是结实啊,真是想不到一个三十多的少妇能有这么紧而滑的臀肉。

  两只手一手一个,来回地用力放抓着,看着那些结实的肌肉在自己的手里改变着形状,真是有感觉,更用嘴轻咬、用舌头去品尝,嘴里发出吮吸声,真是美味啊!

  林苡休息了一会儿,这会儿快感又再次来袭,「啊……你轻点……轻点儿咬我。啊……」阴户内汩汩不断地流淌出体液,散发出阵阵的酸腥气味,这股子气味引起了王通的注意,扒开合在一起的臀丘,现出那气味源头,王通毫不迟疑地伸出长舌由下往上全面的舔扫过去,味道涩涩的,稍有些苦。

  林苡完全失去了自我,现在她只是知道在叫喊着、求饶着。王通快速的扫荡着林苡的阴户,又一次让林苡瘫软在那儿。抬起身子,坐到了林苡的腿上,虽然觉得有些压人,可是林苡是没有什么力气去反对。

  时间有点过长了,王通的鸡巴有些疲软,不过没有关系,扶着它在极度充血而膨胀出来的阴唇中上上下下的蹭了几回,龟头就是沾满了林苡的液体,一只手掰开阴道口,身子挺动,在后面插了进去。那股子温暖、滑腻的感觉好舒服,感觉比在前面的姿势还要强得多。

  因为姿势的原因,这次的进入更加深入,王通的小腹更可以每每在插入到底的时候撞到那对臀丘,惊人的弹性让王通觉得省力不少,当然快感也是更明显,肉体相撞发出的「啪啪」声响悦耳无比。

  渐渐地,王通把身子整个压在了林苡的身子上,这种体位会让人有最大的征服感。男人用自己的身体全部包住了这个少妇,手掏在少妇的前面,抓住了那两个乳房拼命的揉搓,痛得林苡不断求饶轻点。

  鸡巴像是支无坚不摧的神枪般在快速有力地进出着林苡的阴道,这种速度下是不可能坚持太久的,快感就像是钱塘江上的潮水,一波比一波更加猛烈地冲涮着王通的神经。

  手捞起林苡的屁股让她半抬高着,半蹲半跪着的王通用一种近乎疯狂的速度在突击、在征服:「干死你!干死你!说,骚货,我干得你好不好?爽不爽?快说!」林苡欢叫狂呼着:「快!快!快点!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就在林苡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里,王通又开始第二次的发射,龟头处阵阵近乎有些痛楚的快感刺激着王通,全身都在颤抖,林苡在身下也在颤抖。最后在一声悠长的叹息里,王通整个人都软瘫在了林苡的身子上。

  『真是太累了,也他妈的太爽的!少妇不愧是女人中的极品啊!以前玩的那些女生根本就是没有长大啊!』王通仰面躺在床上,而林苡就半俯在他身上,嘴巴在他身上不断地到处轻吻慢舔。她当然知道男人这个时候有多累,少妇总是知道该如何讨好男人的。

  『呃,还没有试过乳头被女人吮吸会有这么舒服啊!』王通看着在自己身上忙活的林苡,心思一转有了个主意,手抬起林苡的小脸,深情地湿吻着她,然后在舐吻她的耳朵时对她说了几句话。

  林苡吃惊的看着王通,没有想到会有这个样子的要求,『太羞人了吧!李明以前有这个要求的时候可是让自己骂得不轻。再说那个地方能那样子么?』没有办法,被男人手下压着,低着头靠近了那个地方。

  看着现在已经老实疲软的阴茎,想想也觉得有些好笑,刚才还威风八面在自己的体内肆虐让自己死去活来的东西,现在是这么的老实,小小的缩在一起好像在等自己的安慰一样。看着那头上小眼里有些白色的液体渗出,圆圆滚滚的,鬼使神差的林苡伸出舌头仔细地舔到自己的嘴里,然后又用舌头围着那个头开始打圈子。

  『太舒服,这个女人真是太棒了!第一次口交就能有这个水准,自己真是太有福了。』身体不由得随着那小小的舌头动作抖动。

  毕竟射精后的龟头感觉更加敏锐,被林苡整个的含在口里更是让王通叫了出来。好像很有成就感啊!林苡低着头,口里还在不停地吞吐,力量的大小、速度的快慢都能由王通的表现看出来,心里不由得十分开心。

  慢慢地,王通渡过了射精后的不适期,阴茎在林苡的口里开始涨大变硬,一下下的突顶着林苡的口腔内部。有点想要呕吐的感觉,林苡忙松开口,干呕了几次,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又被王通按压着含进了阴茎。这次是王通主动地按压着林苡的后脑,身子上顶、手往下压,看着自己的阴茎一次比一次的深入这个少妇的口腔,那骨子里传来的感觉真是让人迷醉。

  好像眼泪都被阴茎顶出来了,不停有想呕吐的感觉,可是嗓子眼里顶着那个东西无法说话,也无法吐出来。头也被王通双手抱按着跑不了,一下一下的,力量越来越大。

  随着快感越来越明显,王通的阴茎渐渐地全部没入了林苡的口腔,「啊!」王通叫了一声,觉得龟头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那么窄小,完全被束缚住了,可就是在这儿是最舒服的了。

  没有理会林苡挣扎着想要他出来的表示,再次用力上顶了一会儿才松开她,林苡忙转过身子趴到床边不停地呕,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呕了,他们两人饭都还没有吃哪!眼里含着泪,林苡有些生气的打了王通好几下,嗔怪他不怜惜她。

  又玩闹了好一会儿,看看时间也是差不多了,想起来还没有吃饭,王通忙站起却不让林苡穿什么衣服,两人赤裸裸的就去做饭。看着林苡躲躲闪闪的好像外面有人偷看一样,王通就觉得好笑,别人的老婆真是好啊!

  做好饭,王通不顾林苡的反对就是要抱着她吃,一顿饭吃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结束,收拾也没有收拾,王通就以插入林苡体内的姿势又抱着她进了卧室,还要再来一次,这种极品少妇可是头次品尝,得好好玩玩啊!

  林苡不想再来了,也是因为工作的时间要到了,可是王通却不答应,拿着手机让林苡请假。他是无所谓了,因为王通是科室里经常跑外的,时不时的要到下面的分公司里去办事儿,所以自由度是很高的。

  林苡无法,只好在王通的轻插慢送中请完了假。毅力真的是有些惊人啊,脸都憋红了,就是能忍住没有叫出声来,只是声音听起来会让人觉得怪怪的。林苡也是完全放开了,今天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这是第一次,这种感觉真是能让人沉陷进去,就算是没顶也没关系的。

  这一次王通很是小心的控制着节奏,他要好好地干干这个骚浪的少妇,要把她内心的淫荡都开发出来,让她以后成为自己的专用品。至于她的丈夫,『其实我也是在帮你的忙,有了我的开发,你就性福着吧!』王通很是开心的想着,动作可是一点也没有走形,慢条斯理的,好像时间都掌握在手中一般抽出插入,让林苡更能感受那股股深入的快感慢慢累积起来,让她一点点的迈上巅峰。

  林苡也觉得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美,女人总是希望有人会疼爱她们,温柔的对待能让她们觉得自己受到重视,感受也会更敏锐。那快感慢慢地加强的感觉让林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福,想要飞起来,只有王通的那一点还是有些牵绊,可是她喜欢这种感觉,让她有安全温暖的感觉,而且随着那东西的不断来回摩擦,她的快感是越来越强烈。

  在一阵无法自制的痉挛中,林苡用力地抱着自己身上的男人,再次进入那梦中的天堂。可是王通不为所动,等着林苡稍有些恢复,他继续着自己的节奏,上身挺起来,让林苡半倚半坐在床头上,就是让她看自己怎么进入她的。

  林苡觉得真是太刺激了,看着那么大的东西被自己一截截的吞没进去,同时那深入骨骼的感觉传过来,让她有些支持不住了,不由得抬起双腿围住了王通的腰,跟随着王通的进入节奏曲伸,她还想有更深入的感觉。

  次次到底的接触也让王通有些受不了,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节奏,看着眼前少妇那因为兴奋而慢慢变得红起来的脸颊,王通双手用力抓住了那对乳房,好像有了用力的支点一般开始大力地深入她。

  这次真的全都进去了,而且是次次都到了最深的地方,林苡觉得自己被刺穿了,好像那个东西已经插入到了她的心脏,不断地在抽空着她的生命力,因为她有些想要死去的感觉。觉得自己在下一次的撞击中就会死去了,嘴里在喊着些什么,王通没有听清楚,林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喊些什么。

  最后一下,好像王通是个战斗中牺牲的英雄一样,倒在了林苡的身上,身子还在不停地抽搐,阴茎也在不停地颤动,射出那些标志着占有的精液。是的,林苡已经被彻底地被占有了,她已经用全部的身心臣服在了王通的胯下。
友情链接: